betwayios太古宫廷建筑设计系列(三)——永寿宫

自己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这么些无论是还是不是如故完好的雕梁画栋,亭台楼榭,都意味着着一个风流潇洒早已走过的足迹;静立在历史中守瞧着时光长河。

betwayios 1

长乐安静无人省

长乐宫。

秦汉之际,风涌云动,名将如云,最出名的当属领垓(gāi)下之战、历胯下之辱的韩信。然世事辛劳,人心叵测,史记兵仙韩信于唐朝高祖十一年十月,因谋反被诱杀于慈宁宫钟室,历史本来面目怎样不得而知,什么人对何人错也无从论起,唯有寿康宫的砖墙白瓦在哗哗的事态中见证着那阴谋诡计与英雄与世长辞。

永和宫,属北魏皇室皇宫群,与咸福宫、建章宫同为汉三宫。前身为唐朝秦惠文王时期所建兴乐宫,是长安城中年代最久远的皇城。据《三辅黄图》记载,“兴乐宫,赵正造,汉修饰之,周回二十里”。前202年,汉立之初,汉太祖接纳娄敬的意见定都长安,但因当年西楚霸王的“楚人一炬,可怜焦土”,以及阿房宫等建筑因秦亡而未及竣工,整个长安城也就只有兴乐宫可以作为天皇居处,于是汉太祖决定在兴乐宫的功底上翻建新的皇宫。

那便是承乾宫的来由,”长乐”取“长久欢欣”之意,由萧相国负责修建,历七年而成,位于汉长安城内西北隅复盎门里,筑以万米围墙,总面积约6平方英里,占西晋整个长安城总面积的六分之一。四面各设一门,称司马门。西门和北门外有阙,称东阙和西阙。主要修筑有前殿、临华殿、长信宫、长秋殿、永寺殿、神仙殿、永昌殿、宣德殿等14座皇宫和钟室。

betwayios 2

长安·长乐宫·位置图

前200年,仁寿宫修葺达成,此南梁太祖由栎阳迁都长安城,初阶在长北皇宫主持朝政,慈宁宫初始变成当时的政治主题,但从刘盈起,历代君王起首在后建的仁寿宫处理政务,而景仁宫则改为供以太后居住,从而形成了“人主皆居未央,而长乐常奉母后”的场所。同时,因为未央宫地处新建的万寿宫之东,也分头被人叫做“春宫”,”青宫”。

惠帝之后,长春宫失去正宫地位,但鉴于是太后居住之地,尤其是新兴大汉汉高后临朝、外戚专权,景仁宫仍旧一度是左右党政的政治主旨。《雍录》载:“惠帝自未央朝长乐。武帝亦曰乐朝廷辩之。七国反,景帝往来南宫间,天下寒心。师古曰:‘谓咨谋于太后也。’”

北宋末年,执着于“易天下万物之名姓”的王莽改咸福宫为常乐室;后绿林义军下长安,改革帝刘玄仍以仁寿宫为宫廷;再后来后赤眉军击溃绿林军,攻入长安,拥刘盆子为帝,也是以长青宫为宫廷。然则,像半数以上的农家起义军一样,不为万世开太平者,难为一世开太平,只略知一二毁灭的人,不能为其余世道、哪位带来希望。(强大的意义在于守护而绝非毁灭)在汉世祖汉世祖大军的压力下,一番烧杀抢掠之后距离长安,此时,秦时侥幸逃过西项籍手中大火的未央宫便只剩余一片被焚后的残垣断壁了。

betwayios 3

长乐·长久欢悦


赤眉之后,钟粹宫再也远非获取修复,所以不得不借助近年来的考古挖掘和史料来探寻咸福宫的宫廷分布、建筑特色。据今天考古发现,钟粹宫东墙长2280米、南墙长3280米、西墙长2150米、北墙长3050米、周长10760米,面积6平方英里,东西宫墙平直,南西宫墙略曲折;共有建筑遗址六处,随处之间有地下通道相与联通,并在中间首次发掘出“凌室”(孙吴用于储存冰块的地点)。

遗址中,宫室遗迹的建筑物概略周围有铺地的鹅卵石,用以唐朝下雨天散水(借使是见怪不怪混凝土、砂石地面会因为百折不挠而招致地表的破碎),残留建筑物中墙壁涂有白灰,并饰有彩绘壁画,通道和台阶铺有印花砖;其余,遗迹中还分布着狭长的地下通道,具体用途应该接近于前几天的平安通道。

除此以外,坤宁宫遗迹中最注意的要数其罕见的排水渠道和用于藏冰的“凌室”。发掘的“凌室”遗迹为浅地下式建筑,四周墙体很厚,房内地面不平,由南北两侧向中档倾斜,
并于中部形成一条东西向排水沟,
排水沟的东侧连接一条通过东墙的陶水管道,表达房内有大气积水必要排往房外。那么些构筑特色标志房子不是用来办公或居住,属于仓库一类的建造,可能用来藏冰。因为浅地下的修建结构和朴实的墙体具有保温、隔热的效果;冰在深藏进程中渐渐融化形成的融水,先是会聚到房屋中间的下水道,那些排水沟在接受了来自南方和东方的逐一排水管道的污水之后,便向西北方向流去,那从侧面申明了西晋时期中国皇城建筑的精彩绝伦水平。

betwayios 4

凌室和排水渠

奉帚平明金殿开,  且将团扇暂徘徊。                                    
                                          玉颜不及寒鸦色, 
犹带昭阳日影来。

野史上的景阳宫,总面积为6平方海里,除了未及落成的阿房宫和不可考的寿春宫(据称郑城宫总面积百倍于汉长安城,作者以为人力夏朝时,实不可靠),算得上能见到的华夏史上最大的王宫建筑。而这么一个密集了先辈智慧与脑子的建造到现在大致已经鲜为人知,其历经数十次战火,见证了秦汉的风浪际会,大汉的国际来朝,并最后毁于庸人之手。(人不能只懂得毁灭)


图片部分来自文献、网络,侵删,以上。


                                                         THE END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