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言二 有易国与董酒betwayios

《山海经-海内北经》“王子夜之尸,两手两股胸首齿皆断异处。”

上古部落迁徙,以本土名新地,乃是常事!蜀山,也许最早就在南蛮哦。

那是一个全部的故事,里面涉及到有易国王绵臣、白丹王亥、白圭上甲微,当然还有河伯—在《寒浞与大羿》里也关乎了河伯,是的,就是其一群体的首脑,也是个悲情人物。

绵臣遗族带去了酿酒的技能,与地点的古古时候先民结合创造了名满西北的酒文化!自秦穆公到明孝皇帝,历史跨过1300年从此,李翰林为了喝那享誉大唐的剑南烧春,把貂皮西服都卖了,然后写了名著《蜀道难》
:)

以下相对估算,如有雷同,以田野考古为准。

《竹书纪年》“殷王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绵臣杀而放之。是故殷上甲微假师于河伯以伐有易,灭之。遂杀其君绵臣。”

 依据《竹书纪年》记载,王亥在有易被杀好像是因为表现的不太礼貌;然则《山海经》却实属因为有易看上了王亥的仆牛想占有,才杀了王亥。如此看来,《竹书纪年》也是很八卦的一本书。

《山海经-大荒东经》“有人曰王亥。两手操鸟,方食其头。王亥托于有易、河伯仆牛。有易杀王亥,取仆牛。河念有易,有易潜出,为国于兽方食之,名曰摇民。”

 而有易之君“绵臣”的“绵”分明也是此意,绵臣家族改变了有易的母系氏族连串,攫取了有易政权,当然也如秦始皇所想二世、三世乃万世。不巧的是,绵臣杀了王亥,而且很暴虐,依照《山海经-海内北经》的记载几乎就是“五马分尸”!

《诗·大雅·绵》“绵绵瓜瓞,民之初生。”既回忆了夏朝祖先费力卓越的创业进度,又展望了后稷子孙继续不停千秋万代的美好未来。

有易与先商在战国一时的恩怨在《夷夏神话》第七章《西北战事》里会有描述。战后有易重新回归到有穷盟国之列,同时也化为先商的盟军。绵臣被上甲微杀掉之后,绵臣部族就在河伯的帮手下“潜出”为“摇民”,《夷夏神话》并没有再写绵臣部族后续的事体。

王亥的后裔有一个猛人,叫上甲微,在废墟钟鼓文里是一个圆形包围着一个“十”,圆圈下面横着“一”字。上甲微在殷商的祭天种类里又称作“高祖日甲”,是殷商世系里继相土之后的又一代表,也是从上甲微初阶殷商的祖宗开启了以“天干”命名的野史,比如东周的开国之君“汤”又名“大乙汤”。

根据《九歌》的记载,“该秉季德”里的“该”就是王亥,“季”是“冥”。在夏后杼一代冥“勤其官而水死”,是一个有德行而且被后人祭奠的人。应该是在那些时代,商族和河伯部落建立了牵连。之后,王亥接过冥的衣钵继续治理。有易在大河西面,在这几个时代白圭王亥与有易之君绵臣发生了争执。

不过当“绵诸”以“戎”的身份出现在时,我要么大吃一惊,毕竟以“绵”为称号的群落并不多见。有一个成语“得陇望蜀”,绵诸既在陇西,那么自陇西迁至蜀北自有可能,所以“绵诸”变为“绵竹”仅是同音异字而已,那种变动在文字尚不固定的一代属于周边之事。

毫不相关的八个名称。

易水,江西省南部偏北,有三条,分北、中、南。一首《易水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才让易水成名于史。但“易”字“上日下月”,在中原美名已久,自“连山”到“归藏”乃至“周易”,至今还影响百姓生活;明天去福州出差,还在园林门口会晤了以此谋生的老一辈。

 绵竹,湖南盆地西南边城市,得名于竹。从考古挖掘来看,在古蜀文化时代已经有先民在酿酒,前些日子还喝了西凤酒,喝多了,忘记了是金剑南依然银剑南,只记得郎酒总部在绵竹。

betwayios,实际上,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也不通晓绵臣后裔去了哪儿。直到后来读到《史记-匈奴传》的一段记载,“秦穆公得由馀,南蛮八国服于秦,故自陇以西,有绵诸、绲戎、翟獂之戎。岐、梁山、泾、漆之北有义渠、大荔、鸟氏、驹衍之戎。”

任凭怎么呢,绵臣杀了王亥获得了仆牛,上甲微渡河而来杀了绵臣制服了有易,河伯作为敌对双方的熟人把绵臣的族人暗地里送到了一个野兽出没的地点暂时居住立命—所谓食于兽方。部族仇杀是灾害性的一言一动,绵臣部族只能全力跑的远一些。绵臣的后裔为了表示不忘本,对外如故自称姓绵,由此被称作“绵姓诸部”—简称“绵诸”。

我们感兴趣的大势所趋是“义渠”,因为《宣太后传》嘛,我也是。

 
“有易”在《夷夏神话》里多次面世,甚至影响了夏商的进程,后来无影无踪在历史的进度里。他们到底去了何处呢?

 先看三条古籍记载:

因为商的按照地在西南,所以绵臣后人只好向南北走;先是在河伯帮忙下渡河而西,后沿渭水逆流而上,辗转迁徙到陇西一带;在赢任好“代表”礼崩乐坏的东周政坛西征时,“绵诸”又被迫跋山涉水南下到新疆盆地北边,改名“绵竹”。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