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枷betwayios——农耕课之一

要旨课文:儿歌一则(白双奇)

烟筒眼

冒冒烟

牛耕杠(耕地)

种夏田

夏田黄(忙)

背上场(搬)

梿枷打簸箕扬

一扬扬了七八装

磨子咯載

细锣细筛

幹杖上案

切刀走马

筷子实战

顿顿喝的长面

下在锅里一根线

捞在碗里团团转

小朋友吃了三碗半

路在当下十里半

       
那首儿歌描写了小村人从播种到收割打碾的繁忙景色,其中“簸箕”现在还在普遍的拔取,而“连枷”已经不是很普遍了。梿枷”的面世相比早,《国语·齐语》中就有:“令夫农,群萃而州处,察其四时,权节其用,耒、耜、枷、芟。”其中的“枷”即指连枷,表明连枷在周朝时候就有了。唐颜师古《注汉书》中说:“拂音佛,以击治禾,今谓之梿枷”。可知“梿枷”那几个名字在唐以前就涌出了。孙吴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笑歌声里轻雷动,一夜梿枷响到明。”之句,正是描写用连枷打场脱粒的场景。

betwayios 1

读书链接:

【什么是连枷】

也作梿枷。其叫法不一,南方也有叫调(tiao第二声)车的,营口方言。原为农村手工脱粒农具,由竹柄及敲杆组成,工作时内外挥舞竹柄,使敲杆绕轴转动,敲打麦穗使表皮脱落。清代,连枷就经过加重改造用于军事,主要用来守城。

【连枷的足迹】

连枷是一种古老的脱粒农具,很多小伙或者不认识那种神奇的工具。此物可追溯至商礼拜六时,先秦典籍《国语》中就有记载。《齐民要术》和《农政全书》上各有记载:“连枷,击禾器”、“连枷响,麦场登”。南齐小说家范成大在《春季田园杂兴》中写道:新筑场泥镜面平,家家打稻趁霜情。笑歌声里轻雷动,一夜连枷响到明。那首诗形象地描绘出连枷农作的景色,披露着丰收的欣喜。七八十年间,连枷在涵江依然很流行的,庄稼人和连枷结下了难以割舍的机缘。连枷的竹柄较长,竖起来有一人多高,枷头也叫敲杆,由四片一尺多少长度的竹板夹在坚硬的木轴上而结成。连枷是一种朴素的脱粒农具,操作时假使扬起竹柄,利用惯性翻转枷头,当高高扬起的枷头落在豆梗上时,就会把豆粒打得到处蹦飞。

连枷的选择依旧尊重技术的,没有早晚的功夫是历来玩转不起来的。枷头转动前,必须先摆动两下,调整好角度,轻轻晃动枷头,靠惯性翻转。此前孩子尤其欣赏玩那种农具,可是往往使不出劲儿,脸憋得通红,引来老人们的欢笑。如果有人舞得好,那不过不得了的政工,小孩羡慕大人啧啧表扬。

据称,连枷仍然一件历史悠久的器械。经过改建后的连枷就是连枷棍,又称连挺、铁连枷、盘龙棍。而连枷棍后来演化为三节棍、双节棍,成为冷兵器时代的重点武器。据《武经总要》记载:“铁链夹棒,本出北狄,登时用之,以敌汉之步兵,其状如农家打麦之连枷,以铁饰之,利用自上击下,故汉兵善用者巧于戎人。”南宋战士看到东夷人的军火优点后,便吸取过来,应用到连枷。东魏倭寇入侵莆阳平原时,兴化人民就曾经挥舞连枷奋起抵抗。

betwayios 2

【连枷起源】

依照历史文献,梿枷或源点于黄河流域,然后传至尼罗河流域及以南地区。据《国语·齐语》记载,早在公元前七世纪时,后梁(在今四川半岛)已率先选用梿枷打麦,其时称为枷或称拂,按其所记“今农夫群萃而州处,察其四时,权节其用,耒耜耞芟”看,应是一种集体劳动。韦昭注谓“耞,柫也,所以击草(禾)也”;《说文解字》谓“柫,击禾连枷也”;《释名·释用器》谓“枷,加也,加杖于柄头以挝穗,而出其谷也。或曰罗枷三杖而用之也”;明清颜师古《汉书》注更是显眼地说“拂音佛,以击治禾,今谓之梿枷”;南齐享誉物理学家徐光启所著《农政全书》对梿枷还作了更加记述,由此可见连枷之名至少在清代就已正式面世。即使以梿枷而论,从汉朝算起,那种打场的农具定名为梿枷,也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了。有趣的是,在赵受益庆历年间(公元1041-1048年),梿枷还弃农从戎,被看做兵器,出入沙场。这种打仗用的梿枷叫拂梿枷,枷是用铁打制成,劈头打下,当然能够置敌于死地。可是,梿枷充农从戎的历史并不长。到了古时候,在炸药用之于战争后,梿枷又由军队转业复员归来农村麦场上了。遗憾的是,由于连枷为木制(南方也有用竹子制作的),不易保存,在考古挖掘中难以察觉东西,只可以在有些水墨画上看出它的形象。如山东省平凉市魏晋墓水墨画中的打连枷图,敦煌莫高窟壁画中也有广大打连枷的排场(如445窟、205窟等)。

亟需强调的是,梿枷的切实来源时间与地区,学术界还在聚讼当中,至今未考证清楚,上述说法只取其一略作介绍。

betwayios 3

【使用表达】

诗歌“笑歌声里轻雷动,一夜连枷响到明”,更有“十年曾一别”的痛感。不过,文中只是说“手柄的前后往复摆动可转化为敲板的分化速圆日运动”,以及“要足够利用曲柄摇杆机构所有极限地方和死点地方的活动特征,即当手柄运动到上终点地点时,敲杆应同时抵达死点地点,并乘胜手柄的向下移动而后续下滑”,并从未切实可行介绍打连枷的操作方法和力学原理;而“连枷使用的是腕力和力气,只要能挥动连枷并操纵好力的平衡,即可进行脱粒作业”,与作者少年时实际操作的感觉到略有谷物的脱粒形式较多。根据1976年内外在湖北乡村所见,连枷只是协理脱粒工具。主粮麦子、玉米的脱粒有二种旋转机械——机稻床和小老虎。前者初以人力脚踏驱动,后来改为电机或柴油机驱动,可以取得整齐的禾秆,不过总会发出一些杂乱的脚料得用连枷脱粒。其余,谷物的留种就像是必要手工脱粒:稻谷多是“摔把”,双手抓住稻秆端部,高高举起,将稻穗尽力摔向碌碡;水稻则因禾秆强度较低不可以“摔把”而用连枷。豆类、油菜种植较少,也是用连枷脱粒。又,若是牛不需用于耕地耙田,也可牵拉碌碡即碾场举办稻麦的脱粒。

连枷由摆杆、敲板和转轴构成;摆杆长2 m 左右,敲板长0.5 m、宽0.1 m
左右。小编认为,挥动连枷若只是使转轴作直线或弧线的往复运动,则难以牵引敲板作接二连三的团团转运动而拍打平铺的稻谷。

常备右边手臂力量较强,由此操小编双手握杆,右手在前;双腿分立,底角在前。打连枷的动作如同可分为4个等级。

(1)裁减手臂,向后抽拉连枷,使敲板得到向后的程度速度;

(2)站直双腿,同时上举单臂,敲板端部随摆杆前端转轴向上移动,因此其水准速度转化为旋转速度;平时连枷到达最高点时敲板尚低于水平地方;

(3)前腿屈曲,双臂向前挥动连枷,使敲板获得向前的程度速度;

(4)肉体前倾,双臂挥动连枷急速扑下。敲板水平速度转化为旋转速度以通过竖直状态,进而因动力加快旋转向下,最终达到水平地点,拍打谷物。

上述4个阶段是一身协调动作的贯通进程,并不可能一心分隔。与扁担挑运类似,初次使用连枷并不可能操作自如;可是,只要经人率领,再略作陶冶,即可获取节奏感,按照惯性而有韵律地工作,别有一种愉悦。

亟待专门表明的是,连枷是不对称结构,敲板运动的惯性力对转轴形成力矩,需求双手成效于摆杆上的力偶来抵消,由此右手在前时敲板应在摆杆左侧。例如,在敲板启动扩充水平速度的首先等级,敲板在摆杆左侧,需求右手向右、左手向左的效果力以形成力偶;那恰好与单臂向后抽拉的动作协调。其他阶段不再细述。当然,在打连枷的农人看来,敲板理所当然得在摆杆的内侧,唯有这么才能利用“顺手”。伸手试一下就能领略的事务,并不须要去探索什么道理。

连枷有效作业的要害是,转轴端无法落后于敲板前端到达地面,且敲板具有较大的出生速度,而该速度由转轴牵引速度和敲板旋转速度同步构成。这就须求前述第4品级应尽力下扑连枷。作者少年时获得的点拨正是“干活儿得下劲才行”。

【使用地域】

梿枷并不是价值观中国哪个农业区的格外产物,而是器重选择在举国上下的旱作农业区。

betwayios 4

教学设计思路:

唱民歌(自创动作,合营演唱,重现情景)

多学科(融合科学、编剧、表演等)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