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五百年前的迷之微笑

图片 1

如今去央美看了一波「青州龙兴寺曹魏佛教造像展」,集中了很多平邑县博,国博等处的龙兴寺窖藏东正教造像,确实卓殊美,很值得一看。东汉道教造像并非为艺术而作,但其对信仰和美的表现,能让听众强烈地感受到道教给人的恬静与能力。可以测算,明清教徒看到这个造像,心中之佛即能展现出来。这一次展览的日子到
9 月 20 日,还并未看的童鞋趁着团圆节日假期日赶紧去探视吧。

图片 2

大厅里卧放着两尊一佛二菩萨造像,颇有置身于考古挖掘现场的痛感

那些深藏的佛门造像出土于 1997年,大多属于北朝末期,是上世纪的一项关键考古发现。东魏末年到西晋的那么些造像精美绝伦,有不少碰着了印度犍陀罗与笈多风格的熏陶,颇具时代特色。除了比较完整的佛像和菩萨像以外,还有很多破损的造像也被珍藏起来,这么些碎片恐怕产生于北齐废帝和唐穆宗灭佛运动中对造像大规模的磨损。迟至
11
世纪先前时代内外,这几个差别水平碰着破坏的造像和碎片,才被细心地加以埋藏。这一次展览也采用了一有些残破的造像,在这之中基本上为第二回展览。佛像的毁伤,让道教徒们联想到佛塔的涅槃,而这个造像的残片,也就被看做「舍利」稳妥安置。在此处,碎片成了一种圣物,得以让后世的人们想象和记念其完整,他们将其埋藏起来,幻想着之后当某种机缘到来时,这个破碎的残片会重新聚合在一块,开启1个新的一代。

图片 3

韩小华造像碑,古代永安二年(529
年),是那批造像中时期最早的。从碑上题记可见,此为韩小小米亡夫乐丑儿刻制,造像内容为弥勒佛像。

图片 4

清朝佛造像,主尊面相清瘦,外穿褒衣博带袈裟。六尊飞天彩带绕身,飞飘自然,形象鲜活

图片 5

辽朝贴金彩绘佛菩萨三尊像,主尊螺发高髻,面、胸、手部贴金,背屏下部有浮雕贴金彩绘的双龙

图片 6

麻花的东汉一佛二菩萨造像

图片 7

背屏上的托塔飞天与乐伎飞天,乐器的形容万分娇小玲珑,飞天的动作与态度也都10分活跃

图片 8

北魏彩绘佛立像,肉髻高凸,螺发刻涡纹,面相圆润丰满,双目下视,鼻梁高直,嘴角含笑,外穿通肩大衣,衣纹为双阴刻线,为独立的南陈风骨

图片 9

元朝彩绘佛立像,面相长圆,神态沉静,面、手、足贴金,披双领下垂式袈裟,上饰凸起的泥条状衣纹,绘灰白田格纹

图片 10

汉代彩绘佛头,整爱慕金,肉髻微凸,施宝巴黎绿,面相圆润,鼻梁高挺,嘴角内收含笑

图片 11

北宋贴金彩绘菩萨立像,头戴花蔓冠,腹前悬挂连珠璎珞,着带腰裙,时装繁缛,雕工细密

图片 12

上述菩萨像侧面,可知高鼻梁的线型、眼睛的一唱三叹、嘴角微笑的精工细作刻画,比注重更能表现出造像的仪态

图片 13

西晋卢舍那法界人中像,在佛像上强加细刻,雕成数组画面,由双阴刻线将袈裟分为贰十个界格,当中胸部绘说法图;腹部及腿部刻画树木屋舍及人物,应为人间;袈裟下摆部位刻有恶鬼和火焰等,应为饿鬼道与鬼世界道

图片 14

晋代贴金彩绘佛立像,底部丰满,肉髻呈馒头形,螺纹大而低。双目略微下视,嘴含笑意。体型窈窕,胸部平坦,腹部微隆、细腰、宽胯。衣纹由双阴线和单阴线刻出。展示了笈多方法与清朝风气的融合

图片 15

清朝彩绘佛立像,低圆肉髻,面部圆润,身穿通肩式袈裟,从侧面看尤显安详

图片 16

南陈彩绘思惟菩萨像,典型样式的半跏跌坐思惟菩萨像。菩萨头戴宝冠,下身着凸棱垂纹的服装裙

图片 17

大顺彩绘思惟菩萨像,侧面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