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砾妇好墓特展:4000年前的皇后四姨和女将

  铜柄玉矛柄部镶嵌绿松石片,柄端与玉矛结合部巧妙地规划成蛇头形。玉质矛锋打磨极精。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祭奠与武装部队在华夏太古被视为政权根本,为男性所占据。而妇好既是炎黄有史记载的首先位女士女将,也是在“祀与戎”都不让须眉的女性。她不平凡的人生为中国女性在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司母辛铜方鼎

  妇好墓出土骨笄多达499件,大多数装在一个木匣之内,是妇好爱护的饰品。夔头形骨笄有35件,应属较为高档的发笄。夔口朝下,张口露齿,似在吞咬骨笄。

  妇好于武丁中期长辞人世,武丁将老婆葬在宫室区内、池苑之畔,既似不忍夫妻阴阳相隔,又似依仗女刑天守护社稷。多达1928件随葬品与妇好一同下葬,在冥世为妇好装点永恒的宫廷。墓上建起了享殿,供武丁与子孙追思祭祀妇好。

  妇好墓出土21件钩喙有冠的鹦鹉形玉饰。那件对尾玉鹦鹉可能代表神鸟,也有可能是以即时的透视法表现一只鹦鹉的三个侧面。两尾相连处有小孔,可穿绳佩戴。

  1976年在瓦砾发现的妇好墓是眼下已挖掘的绝无仅有保存完好的商代王室墓葬,出土了多达1928件随葬器物,在华夏考古史、殷商史领域具有里程碑
意义。作为当前已挖掘的唯一保存完整的商代王室墓葬,妇好墓出土了多达1928件随葬器物,包涵4面铜镜、4件铜钺以及130件青铜兵器,还有以一对司母
辛大方鼎为首的200余件青铜礼器、15种共156件酒器、玉器佩饰、海贝、各色宝石制品以及各样陶器、石器、海螺等。“王后
大姨 女将——回顾殷墟妇好墓考古挖掘四十周年特展”将展出至8月26日。

  铜柄玉矛

  六安殷墟作为三千多年前的商代晚期都城遗址,是礼仪之邦居多考古遗址中发掘次数最多、持续时间最长、揭发面积最大的遗址,曾被评为“20世纪中国百大考古发现”之首。

  来源:东方晚报艺术评论  钟和

  妇好墓随葬一对两件司母辛铜方鼎,口沿上周夔龙纹为主纹饰。铭文“司母辛”铸于口下内壁,意思是妇好的孩子为祭奠亡母辛而铸此鼎,“辛”是妇好仙逝后在中岳庙被供奉的庙号。鼎重达117.5公斤,是不多见的商代大型重器。

图片 1 

  玉鹤

  对尾玉鹦鹉

  妇好的名字揭破了他的身份和遭逢。商代“妇”指有身份的妇女或女官,“好”读为
“子”,是“妇”所来自的国、族名。妇好应是一位子国或子族的王公之女。

  由中国社会科高校考古商讨所、Hong Kong市文物局、海南省文物局牵头,首都博物馆、四川博物院同步联合的“王后
妈妈女将——纪念殷墟妇好墓考古发掘四十周年特展”下周开端在首都博物馆与观众相会。此次展览共展出青铜器、玉石器、甲骨器和陶器等合计411件(套)文物,
部分文物属首次公开展出。

  妇好是武丁的第四位皇后,因而判断她生活在公元前13世纪中中期。作为殷墟商都的主妇,她过着穷奢极侈的庙堂生活。作为武丁的爱人,她分享着郎君的恩宠,承担着生产王位继承人的职责。作为一国今后,她要参预各个朝廷事务。妇好还有团结的领地,要向商王室纳贡。

  妇好没有出现在清朝文献记载中。直到上世纪陆续出土了有关妇好的200余条甲骨卜辞和少量青铜器铭文,那位皇后的传奇人生才为世人所知。

图片 2 

  夔首骨笄

图片 3 

  妇好墓出土玉鹤表明中国太古对鹤的保养具有悠久传统。古人多用白鹤比喻具有高雅品德的贤能之士,把修身洁行而有时誉的人称作“鹤鸣之士”。这件玉鹤也是配饰。

图片 4 

图片 5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