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喜就零星了!

《两千年竹简揭开秦始皇寻“仙丹”之谜》(來源《聯合早報》)。

“根据考古学家的摩登发现,秦始皇执政时,曾下达‘求仙问药’的举国政令。一批判近年出土之主年简牍,证实了秦始皇当年如何急需要寻求不生秘方。”

單從“僊丹”而言,秦始皇未能找到是萬幸之行。不是因為秦始皇是個暴君,不應獲得長生。其實,我却蠻理解秦始皇的(也包罗隋煬帝)。他們的抱負都不行可怜,祇是绝過着急,要將所有工作趕在自己生的時候完成。殊不知,自己的作為,顛覆了祥和之宫廷,便宜了後世的漢唐。這就不展開說了,回頭再說“僊丹”。若秦始皇找尋得“僊丹”,他可長生。獻丹者,自然亦足長生,因為知道“僊丹”的做法。那些有功的王侯將相,也足以長生,因為秦始皇可以賞賜“僊丹”給他們。漸漸民間各人吗必然可獲得“僊丹”。你說,皇帝那麽長命,爺爺的爺爺都非常了好幾輩了,他還不十分,就連那些王侯將相也无充分,老百姓自然會想到在這麽一種“僊丹”,於是托人嚮獻丹者求取。最後,秦上下各人都長生不甚,皆大歡喜。

喜喜就零星了!

記得相聲演員方青同講過一段落單口相聲,說,人類找到了法,讓人長生。弄得人膨脹,生活諸多不便,且沒有意思,甚至怀念展示到醫院找大夫給點藥片吃死算了。如果秦始皇果真找到“僊丹”,情況不正是這樣?

你說呢?

當然,這個發現並不是單表明秦始皇有“求僊問藥”,最有價值的是在於揭示秦代醫學已变成體系。這比知道秦始皇“求僊問藥”的價值大多了。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