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些先生的风骨,才是《民国的底气》

这是一个事势动荡的年份,

这也是一个遍地文人特立独行的年份;

分外时代,这个人,那个事,怎能随随便便忘记?

捧读《民国的底气

赳赳民国,大师遍地;自由独立,底气十足。

由落尘所著的《民国的底气》以文化人风骨为尺度,意欲从十二位大师的人生辗转零落的吉光片羽中,投射出当下文化人的爱民情怀,从一件件趣闻轶事动手,来探寻他们的生命感受和人文关怀。

那一个时代的他们在时局诡谲之中自巍然不动

有八斗之才而不恃才傲物

阅古今中外而不囿于一时

洪波与努力,都不可能令他们感动

王国维:朱颜辞镜花辞树

他,

一度透彻地将人生的事业和知识解析为两种境界;

他,

曾经随意地进出于中学与西学、美学与史学;

她就是静安先生,

难过的是,

他没能看透自己人生的迷局,

却如此随意地超越了死生的限度……

正在初夏,

颐和园碧水青山,

表情平静端庄的他纵身跃入湖中,

野史就这样定格在了那一天,

她不只为了动荡的“世变”,

也为了旧文化没有而亡,

这是一代的伤心,

学者的悲歌,

亦是一度的学问转身离去时,

雁过拔毛的一抹哀伤的背影。

辜鸿铭:“菊残犹有傲霜枝”

他,是西方人流传

“到中国可以不看紫禁城,不可不看辜鸿铭。”的国学大师。

哪些风骨,何等勇气的他,

才会拒绝毛姆的相邀。

她,有着一身傲骨一身正气,

清亡后坚韧不拔留长辫,着长袍,

他,是在学识没有时仍旧服从的捍卫者,

美其名曰“全世界只有一条男辫子保留在辜鸿铭头上”

牢记《民国的底气》中的片段:

一回他因为装扮如乡下人被两青春用英文捉弄,便留下一张用拉丁文写成的条子,上注英文:“你们若不认得方面写的是哪一种文字,可于明天早晨到新加坡大学来请教辜鸿铭。”五人来看纸条,听说这些乡下佬就是鼎鼎大名的辜鸿铭,吓得抱头鼠窜而去。

陈寅恪:最是先生不轻易**

她,被誉为“活字典”“教师的教学”,

订婚为浙大国高校四大助教之一时年仅36岁。

她,终生没有获取过一张大学毕业证书,

但却精通英、法、德、希腊、拉丁、梵、蒙等22种文字。

苏联考古学家发掘出三块突厥文碑石,学者们莫衷一是,不懂不通,请教陈寅恪,才拿走可靠破译。

他,是国民党“抢运学人”计划中的国宝级人物,

但他最后却选拔蛰居岭南,

老龄的他,在目盲膑足的景色下,

口述完成80余万字的《柳如是别传》。

当他被告诫出任中国科大学中古史研究所所长时,

他提议多少个原则:

一、允许中古史研讨所不宗奉马列主义,并不学习政治;

二、请毛公或刘公给一允许表明书,以作借口。

这大概就是毕生秉持“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他。

傅斯年:归骨于田横之岛

胡适惊叹道:

她,是“人间一个最稀有的天赋”

她,能做最细心的绣花针工夫,

她,又有最勇敢的断然本领。

她,是最能做知识的学人,

同时她又是最能干活、最有集体才干的先天性领袖人物。

他,是有品格、有节操的工学的著名专家,

她,有着学术与政治双重高尚品格,遵从一个进士的底线。

他曾经弹劾孔祥熙,蒋介石亲自请他用餐,为孔说情。

蒋问:“你相信我吧?”

傅答:“我相对相信。”

蒋说:“你既然信任自己,那么就相应相信自己所录取的人。”

傅立时说:“局长我是信任的,至于说因为信任你也就该相信你所选取的人,那么,砍掉自己的脑瓜儿我也无法如此说。”

黄侃:八部书外皆狗屁

他,是章太炎先生的大弟子,

他,号称“章门天王”。

他,是“下雨不来,降雪不来,刮风不来”的“三不来教师”。

他,反对白话文,保护儒学,

有“八部书外皆狗屁”之言。

《民国的底气》记载道:

她对胡适说:“你提倡白话文,不是开诚布公。”胡适问他何出此言。黄侃正色道:“你只要真心提倡白话文,就不应该叫做‘胡适’,而应当叫‘到哪儿去’。”说罢此言,还仰天打两个哈哈,把胡适气得脸都白了。

这是一个业已远去的时日,

这也是一个值得回想和回望的一代,

岁月无情地流过,

正史不会遗忘任何一位大师,

都说往事不可回首,

回首已然断肠,

不过历史中的文化及精神才最华贵,

文化没有及部族精神的冰冷才最难受。

大概而动人的琐碎片段,

折射的是一代大师们用心血和生命筑成的学问之墙。

那一堵墙,是否被大家忘记了?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