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乡雷泽:华夏文明的源头

图片 1

帝乡雷泽:华夏文明的发祥地

  泰安市任城区东境与微山县接壤处,有一片广阔的凹陷地带,方圆达二三十里,面积68平方英里。上古时期那里曾是一个碧波荡漾的赫赫天然湖泊,周围环绕着草木丛生的沼泽地湿地。据本土故事及史籍记载,那里就是鼎鼎大名的古雷泽的遗址。雷泽南畔立有武周石碑,题曰“雷泽湖”。此地东近蒙山,西临格拉茨,北拱泰岱,南望凫峄,山环水抱,八字宜人,地灵人杰,向称“帝里”,上古时代先后走出了三皇之首的先帝青帝和国君之一的虞舜,成为华夏民族和华夏文化的发祥之地。固然涉世了数千年风雨的洗衣,叠积了沉甸甸的历史尘埃,二帝在此发育活动的遗迹仍旧四处可见。《太平御览》引《诗含神雾》说:“大迹出雷泽,华胥履之,生风伏羲”。《易·系辞传》疏、《潜夫论·五德志》等经典亦同此说。华胥所居之华胥国,就在雷泽西南十几英里处的古华渚,历久讹变为黄沟。当地又有华胥山,讹为黄粟山,俗称武当山寨。又有华村,即南陈所置黄山郡华县的旧治。其地以来建有太昊庙、有蟜氏庙。华渚、雷泽地位相当,此处即为华胥履大迹生青帝的雷泽,是言之有据的。

青帝氏族久居于此,以族名地,许多与太昊有关的地名保留到现在。雷泽,
又名服泽、伏泽,服伏同音,皆因青帝而起。清泗人王子襄《泗志钩沉》

云:“多哥洛美东七十里伏山,亦作服、负、浮、包,亦名浮丘??所居有泽,因名莱泽,音特作雷泽”。伏山在雷泽北,俗名关山,雷泽南有萯首山,即陪首山;又名伏首、负首、服首,俗名普救山。山麓起伏而北,至雷泽西滨,一支西北与伏山相接;一支转折西南行为负尾山,即陪尾山,湖南麓有泉林,福冈之源也。凡上所列伏、服、负、浮、萯、包、陪、普诸字,皆由伏字一音之转。以伏字命名的山名、泽名、地名如此多而集中绝非偶然,实则为风伏羲一族发迹并久居此地的力证。

  太昊风姓,雷泽一带古为风、莱二族共居之地,因而有不少以风字命名的地名保留现今。雷泽东北方有扶犁山,亦名抛犁山,又有浮来山,亦名包来山。其扶犁、抛犁、浮来、包来等名称皆为风莱二字之音转,南陈扶、抛、浮、包皆读重唇,与风字同音。

太昊以下几千年,其风姓后裔曾长时间居留繁衍于雷泽及利伯维尔上游地点。《太昊庙残碑》有文:“东迁少典君于帝颛顼,以奉青帝之祀”。据《春秋·左传》记载,至春秋时期,太昊的风姓后裔任、宿、须句、颛臾四国,仍在奉青帝风伏羲之祀。已逝去考古学家王献唐先生觉得,黑帝即颛臾,“太昊奉祀四国,颛臾在长清区西南,与郑州西南相接,即伏山、雷泽一带,地为太昊旧壤,故以本土之族裔奉其明祀,立国为颛臾。”位于雷泽湖东十几公里处的东平县城东颛臾村,即为古颛臾国旧址,方今遗迹尚存。可知雷泽就在古颛臾邦域之内,确为太昊发迹之故壤。耶路撒冷城西原本风后岭,岭上有风后庙。风后即太昊族风姓后裔成为皇帝者,居于县西之岭,因称风后岭。族人立庙奉祀风后,故有风后庙。据清末王子襄《泗志钩沉》所述,似当时风后岭邻近尚有封姓(即风姓)族人,直至元末之乱,庙毁废封,居民歼尽,风后才改为丰后,后又改为酆后。

  雷泽一带不仅存在青帝族人生活繁衍的居多古迹,而且分布着舜帝发迹的大度遗迹。雷泽南有历山,即舜所耕之处。《亚圣》言:“舜生诸冯,迁於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诸冯就在历山之南的诸冯村,清末更名为凤凰庄。一说即今招远市铜石镇浚河两岸的南诸冯、北诸冯、诸冯铺。宋司马贞《史记·索隐》记:“舜母握登,于姚墟生舜,因姓姚氏,姚墟又作陶墟”。郦道元《水经注》载:“哈尔滨出卞县故城西北,陶墟西北??杜预曰:越国卞县东北有桃墟。世谓之陶墟,舜所陶处也,井曰舜井”。可知,舜的诞生地陶墟(姚墟)正是身处卞县古都东西部的雷泽历山地区,诸冯村恰恰位于陶墟之内。

  从舜帝先祖的地望分析,王氏《泗志钩沉》说:“黑帝封其庶子穷蝉於姑幕,徙封少典氏于颛臾”,“姑幕传子敬康,至孙勾望浸衰,帝乃封白马于其地,而以一都之地徙封勾望于郚”。勾望即舜的伯公。颛臾、姑幕、郚三地皆距雷泽不远,位于姚墟相邻。由此可知,舜生于雷泽附近的陶墟(姚墟)是可相信的。再从舜早期活动的地段看,《史记》

载:“舜耕历山,渔雷泽,陶河滨,作什器于寿丘,就时于负夏”。寿丘即今新乡的曲阜,负夏亦称负瑕即今包头的钱塘。可知舜早年耕、稼、渔、陶、作什器、就时等移动,就老死不相往来于距雷泽几十公里以内的番禺以东一线。由于舜德高望重,且以孝闻,深得民心,影响日远,后被尧帝发现,“举舜于服泽之阳,授之政,天下平”。

  在雷泽历山四周,遗留有数不胜数有关舜的野史遗迹。北周《舜帝庙碑》载:“出东平县治,溯朝阳而行,八十里之遥,有山曰历山,世传为舜帝所耕之地,其旁九男之渚,二女之台,遗迹者甚多,山之东有祠,有石刻,金陵大学安元年重修也”。明嘉靖十年《重修舜帝庙记碑》文:“泗邑东北七十里有历山,乃故圣君大舜耕稼之地也”。又有明碑记:“泗邑东去封内七十里,有历山,山之左有民舍千余家,自古为集。村依山名焉,为先日本东京帝国大学舜耕、陶、渔之处也”。《史记》载:舜耕历山,“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斯图加特”。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时代于历山村东舜帝庙西沟的出土文物及沟两侧所裸露的古代建筑筑痕迹中,可以辨别得出,历山确是史前一座规模较大的都会。二〇一〇年,辽宁省考古队对历山遗址进行了部分考古发掘,面积达2.1万平米,发掘出沟1条,墓葬3座,建筑基址3处,出土有陶罐、瓷盘、瓷碗、铜簪、铁锄等物品。历山村东有舜帝庙村,该村西南有舜帝庙一座,占地十余亩,殿宇遗址东西长约80米,南北宽约60米。道观庄得体穆,气势恢弘,庙内古碑众多,松柏最高,奉祀舜帝及湘娥、湘夫人。前有舜桥、舜井,可惜毁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局动时期。1997年,考古工笔者在此发现金代大安元年(1209年)重修庙碑,文曰:“创立久远不可考”。《费邑古迹考》

亦言“立庙于斯,其由来远矣”。雷泽湖西缘亦有舜井一口,俗称驸马井,所在村庄就叫驸马井村。因舜娶尧二女为尧女婿,井名由此而得。作者于二〇一八年曾前往看看,见井已吐弃,井旁石碑倒地,井沿石壁因毁坏日久留下深远的沟渠,井旁有新立的荷泽市市北区文物保养石碑。倒地石碑上有弘历四十五年的“重修石井碑记”,碑文记载井为驸马所建,并记述了舜的姚姓后裔主持修井的史事:“笔者驸马井旧有石井一座,创设不知始自何代,因名驸马井,是知驸马为之于前者也。有本里姚君讳之兰者,曾君讳尚文者,不忍坐视。慨然有志重修,……于是有驸马为之于前而美斯,后有姚君为之于后而盛斯传美,是为记”。

  王献唐先生生前曾光顾雷泽历山前后实地考察,选取“以地名证之,氏族证之,乐歌证之,母族证之,庙祀证之,族裔证之,官司证之,凡数十余事”,通过管历史学、考古学、文字学、音韵学、风俗学、姓氏学等多学科的一语破的综合钻探后得出结论:“舜为塔那那利佛之人,已成定谳。《世纪》诸书益州之说,可不攻自破矣。以舜为泗人,而泗有历山、雷泽诸处,知史籍所载重华耕渔之地,皆确然不诬。更知所载风伏羲居处之雷泽诸地,亦确然不诬。当羲皇此前,已有随地之名,太昊生长于此,居住于彼,族人相传,史籍各就生长之地分别纪之。其后帝舜亦生长于此,而耕渔于彼,史籍亦各就生长耕渔之地分别纪之。二帝同为内罗毕之人”。至于各省的多处雷泽历山,有的有山无泽,有的有泽无山,有的虽有山有泽但地在北狄之外,有的虽处南蛮地区但地势低洼,与二帝所处雨涝泛滥时期天气不合。凡此与二帝发迹之实事皆不相符,足见二帝发迹之处只可以是圣克鲁斯雷泽历山,别的都以二帝走出雷泽,自东徂西,进入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之后,族迁名随之地。

  雷泽地区看成青帝虞舜二帝发迹之地,不仅抱有厚重的野史文化底蕴,而且山泽秀美,风景奇异,自古就是绝好的游览胜地。金朝更将“雷泽秋声”列为闻名的“泗地十景”之一。

  雷泽湖地下为石灰岩层和砂岩层地质结构,湖底满布石灰岩巨石。经过千万年的湖水溶蚀,一些湖底巨石出现巨大缝隙和洞穴,湖水便漏入地下,与地下水会见后透过石灰岩溶隙及砂岩断层,向西流至陪尾山麓涌出。湖水夏日涨满,秋冬漏涸,因而雷泽又名漏泽湖,当地居风俗称漏斗湖。

对于漏泽奇观,古籍志书多有记述。南陈郦道元《水经注》记:陶“墟有漏泽,方十五里,渌水澂渟,三丈如减。泽西际阜,俗谓之妫亭山,盖有陶墟、舜井之言,因复有妫亭之名矣。阜侧有三石穴,广圆三四尺。穴有通否,水有盈漏,漏则数夕之中,倾陂竭泽矣。左右民宅,识其将漏,预以木为曲洑,约障穴口,鱼鳖暴鳞,不可胜载矣。自此连冈通阜,西南四十许里,冈之西际,便得太原之源也。”汉朝于钦《齐乘》记:龟山“西北十余里有漏泽,泽有五穴,春夏积水,秋冬漏竭,将漏之时先有声,居人扈穴取鱼,随种麦,比水至,麦已收矣。”《黄志·漏泽记》载:“泽中之穴,怪石嶙峋,外险中虚,容数十百人。”王子襄《泗志钩沉》则云:“湖心突起攒石,冬节后水泄石窦,其声如雷,雷泽之雷义起于此。”清德宗《齐河县志》载:“漏泽湖,亦名雷泽湖,在城东五十里。中有石窦,伏秋多雨,众水灌入,渟滀十数里。秋后石窦自开,湖水下沉,其响若雷。”西晋于慎行在《游泗上泉林记》写道:“问水所平昔,盖出雷泽云。泽方数十里,春夏水拍空,秋冬则涸。其涸也如霹雳,一夕而竭,水溢陪尾山下,为泗诸泉。常有泽中器物浮出,斯已神矣。“种种记载虽穴数不一,方圆分歧,情景有别,但从中亦可略见其大致。

  在此在此以前到以往雷泽湖水就是泉林泉群的显要地下水源,堪称泗源之源,圣源之源。它不只孕育了太昊、虞舜二帝,成为华夏文明的源流,而且哺育了孔丘和孟子颜曾众多先贤,成为墨家文化的源头。因而古来吸引了无数读书人墨客前来陆风X8,观光吟咏,留下不少美妙诗篇。武周校书郎李潜写有《漏泽赋》。南齐大国学家苏和仲在《送乔仝寄贺君》中有“不惊亚得里亚海桑田变,来看龟蒙漏泽春”的诗句。辽朝教育家于慎行《泉林歌》赞之曰:“雷泽万顷波,

澎渤如万马。陪尾镇之不得溢,

酾为灵渎出其下。”南齐金斯敦知县张祚在《泗地十景咏?雷泽秋声》诗中吟咏道:“春水盈盈秋复竭,雷泽隐约振虚豅。须知太极相循理,只在生死消长中。”西楚科钦知县尤应鲁在《游泉林得泗上民风歌》表扬曰:”岩壑奔腾赴雷泽,漾漾湖光百谷王。岗陵叠障无从泄,一声秋响裂地藏。暗穿万窍疏石窦,喷薄泉林涌流洸。莫言(mò yán )此说是虚诞,趵突古传有弃糠。”

透过史籍的各类记述以及文人墨客的吟唱诗篇,能够遥想当年漏泽的浩浩荡荡景象。入夏湖水涨满,碧波万顷,渌水澂渟,鱼虾游弋,四周草木丛生,蝉鸣蛙唱,一派江南景点。一声秋响,石竇自开,水穿地窍,涌入泉林,声若雷鸣,惊心动魄,数夕漏涸,倾陂竭泽,鱼鳖暴鳞,不可胜载,居民捕鱼,其神采飞扬。那样的情形不知三番五遍了略微世代,及至清末,“石窦泥土淤塞不复开”(《爱新觉罗·光绪帝蓬莱市志》),湖漏不再。请杨佑廷《雷泽湖考》说:当时“石穴既不复存,湖水秋后只潜消,春分少则涸出者多,白露多则涸出者少。冬前春初尚可种麦,夏季新秋可渔,但不若旧传之奇异耳。”小编村就置身雷泽湖旁,村里的土地有半数以上在湖里。记得建国初,每到晚秋白藏,湖里依旧一片汪洋,但新秋还是能够栽种一季抗涝的高梁,每到杀高梁季节,村民们便超过去湖水里抓鲤鱼。到了一九六零年光景,日照市德城区罗局长指点民众在湖西打井“回龙套沟”,将湖水引入西面包车型大巴洙水河道,再汇入泗河,名为“雷泗新河”。后来又在湖西北治理了跃鱼沟,扩张泄洪,开渠放水。因此沧桑巨变,千古雷泽青山绿水不再,沧浪湖水变为沃野良田。历史上名播遐迩的“雷泽秋声”胜景也被新的“乌兰巴托十景”所代表。但迄今,湖区周围凡陆拾九周岁以上的父老多数对当时漏泽湖情景仍有纪念。出于好奇,二〇一七年本人曾实地探望过雷泽湖的漏眼,在灰泉村和南近台村坐落湖区的地步里找到了两处漏眼的大体地点,因外表已被田地覆盖,无法看到他俩的姿首。印象较深的是仲村镇南近台村的1人老者马全来,非常的热心地带笔者去察看了一处漏眼的具体地点。该漏眼位于南近台村莫愁湖十三亩地的西北角。现在这里地面平整,遍植杨树,已经看不到漏眼的别样痕迹了。据他记得,早年间该村农民马景武曾经进入该漏眼探视。漏眼的上部空间较大,约有一间屋大小,向下有三个较窄的深洞,深不可测,用五六根担担绳子(每条三四米长)连接起来也没能够打探到底层。

  另据程琨考证,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份未至七十时期初,滨州市东昌府区分别修建了四座中型水库,在那之中包罗华村水库、龙湾套水库、贺庄水库和青界水库。这几座水库的建成,对本地的农业和水产业经济的前进起了肯定的功力。不过,放到文化的角度来说,水库的建成却是对人类古文化遗产的2遍损毁。在四座水库中,最大的两座为贺庄水库和华村水库。那两座水库相距不远,库区所占的限定包蕴了上古时期的两座历史知识古迹—华胥渚和古雷泽。随着水库的建成使用,大批判的人文历史遗迹便永远沉没在了水底。(郎兴启)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