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谢世

>
近期,参与一位情人岳丈的归西仪式,朋友大叔以龟年走完了毕生一世。爆竹声中,突然想到自己,大人送完事后,接下去不就要送自己了吧?我对情侣说,时辰候看五十岁的人,叫贼老头;再大一轮不顺眼就叫馊气老头;见七八十岁与你较劲时便暗骂,老头肥死了!我等已闻到祥和馊味,灰飞烟灭的日子亦不远。其实人出生始,何不是每一日在走向长逝。正所谓向死而生,你对寿终正寝的神态会操纵你生活的不二法门。于是想到多年前写过的一篇随笔《学习身故》,看看还有意思,贴于此。

读书归西

转自石声博客 (2012-12-1513:29:09 )

再过七日,《2012》影片描述的未日光景要到了。据说有些小卖部担忧人心不稳,11月21日备选放假以稳定心理。老包粟说21日不仅要给协调放风,还要请客,好象吃最终晚餐一般。我说那一天把库存的钱都花完,留着对不起自己。这几天,他就把自己请进一张互联网的梭哈赌桌上,五个人天天挥霍,万贯“家财”也都快荡尽。

可外孙子告诉自己,2012未日就是考古者发现西魏玛雅人历法后,推算出这一历法的结尾日期。因而被说成是世界末日。玛雅人不是神仙,只是在鲜为人知的地方推砌了几座神庙,规模与时间远不及金字塔和长城。各类证据申明,他们的算术不如祖冲之,天文更不如伽利略。之所以搞得神乎兮兮,是因为玛雅人消失了,连他们的文静绝种了,再没有继续。所以神秘起来,也就是说事物一旦无从考据而变得神秘,就会有神鬼、闪灵与预知显现,不像孔仲尼从千年郊外被代言人请到百家讲台,继续他的陈词滥调,好象孔老知识分子就住在附近。当有人问:“老师,与世长辞是怎么四回事?”孔丘说:“连活着的事务都尚未掌握,谈怎么着死?

然而,万物匆匆,必有归宿,我不但相信社会风气有末日,宇宙可能也有终点,环境横祸或者核武军备的结果,人类的末梢更会提早到来。这是人类的自家惩罚,但也许不会是一礼拜后的前几天。

直面迟早的中期,又让自身回想一个著有名的人员拉塞尔,他在《一个自由人的崇拜》名篇中对前期,确切地说对自己之死的态势时说:“人只是原子的突发性组合的结果,没有哪个种类热情,没有哪个种类英雄主义,没有哪种大庭广众的思想和心境,能超过坟墓而保持个体生命。古往今来所有的着力,所有的贡献,所有的灵感,所有繁荣的人类天才,都决定要在太阳系的莽莽亡故中灭绝。而整个人类成就的佛寺,必然无可幸免的被安葬在毁灭中的宇宙碎尘下。”

那般的叙述很有喜剧感。拉塞尔说,人类大都会在友好创制的文武,或者说是在那疯狂而惊叹的世界里,在粗暴的已故到来从前,不顾一切的挣扎着去抢劫短暂的性命刹那间,从而也更加速自身的灭亡;而别的一种人,他知道人的性命是一种穿越黑夜的长久路途,在那短时间黑夜的出远门中,唯有将内心的日光照射自己,并给同胞以同情的慰籍来减轻他们的悲愤,给予他们一种永不怠倦的爱的实在的欣喜。罗素接着说,这爱同时也会温暖自己。

自我常说,在既定的一筹莫展超过的东西面前,以微笑或者平静来面对它,也就是说,面对自己一定面对的末期,我们应当学习身故的章程。我的见识是,以高兴来感受日常生活,以创制来开发后边的道路,以友谊来拥抱同胞的苦处。

本来,我的人身与上帝或佛祖还向来不生出什么样关系,我不属于什么人,不考虑天堂或鬼世界之事,尽管领悟宗教是全人类心灵最好的安慰剂,近日如故言听计从死后就是稳定的无梦睡眠,但教宗中部分闪耀着神性与性情光辉也会引领我前行,比如公正、平等、宽容,谦卑与淡泊,更有爱和舍得。

人是我的,也是社会的,自由、成立以及爱与互济,那是人性光辉,也是神采飞扬的面目。若是认识这个,无论末日,或者说人的前期几时到来,无可幸免的赴死途中,就像去朝圣路上一颗欣喜的心灵,有着新的会心,新的喜欢,新的爱意,如同本人直接留在qq主页的那句话:把每天当作末日来过。

这虽不可以说是一种信仰,却是一个自由人的千姿百态。

链接:拉塞尔《一个自由人的钦佩》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6938482/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